<
>

互聯網陰暗前傳:暗網“絲綢之路”覆滅始末

2017-05-17 10:31 來源:未知 編輯:管理員 人評論

A-A+

互聯網陰暗前傳:暗網“絲綢之路”覆滅始末

虎嗅注:勒索病毒WannaCry依然在全球蔓延,受影響的地區數量和人數還在攀升,從熊貓燒香到WannaCry,加上其間不計其數的大型數據泄露事件,惡意攻擊一次一次讓沉迷互聯網美好的人們驚醒,正視互聯網和技術的另一面。

陰暗的交易網絡是互聯網的另一個平行世界,和社交網絡上那些每天陪伴我們的信息流同時運轉,它們的歷史一樣悠久。4年前“絲綢之路”的故事,可看作是互聯網邪惡史的前傳之一。

2013年10月的某天,一位名叫烏布雷(Ross Ulbricht)的年輕男子在舊金山某圖書館被捕,至此,喧囂一時的毒品兼武器交易網站“絲綢之路”宣告死亡。

從秘密成立到迅速崛起,從掘金無數到買兇殺人,從危機四伏到一夜坍塌,絲綢之路及其創始人身上的故事堪比一部好萊塢大片。

為此,專欄作家 Nick Bilton專門寫了一本書并在《名利場》上發表長文,再現了絲綢之路的興起、墮落與覆滅,并表達了自己對科技濫用之趨勢的深深擔憂。

以下內容原載于 Vanity Fair,作者 Nick Bilton,原標題為 Silicon Valley Murder Mystery: How Drugs And Paranoia Doomed Silk Road,虎嗅編譯(有所刪減)。

一、問題不是誰會允準我,而是誰會阻止我

烏布雷(Ross Ulbricht)還真想過不歸之日的到來。他知道有一天——在絲綢之路仍炙手可熱、如日中天時,他得做出殘忍抉擇。現在,2013 年春了,是時候了。

他要做的抉擇很簡單:是否真要拿起屠刀,以保護他那個日進斗金的公司?

科技界宣稱要改變世界、美化世界已經很久了,但在其躊躇滿志的宣言之下,實在隱藏著諸多陰暗。

畢竟在硅谷,為了保全基業,許多創始人會不擇手段——要么付重金,讓那些當初給過自己靈感的小伙伴乖乖閉嘴(譬如Facebook、Square 和 Snapchat),要么無情地趕走聯合創始人(譬如 Twitter、Foursquare 和 Tinder),再要么,就是挑戰法律,讓成千上萬的人被迫失業(譬如 Uber、Airbnb 等等)。

不過對于烏布雷而言,這些代價猶嫌不夠狠。為了保住他的絲綢之路,這個類似于巨頭亞馬遜的“暗網萬貨店”,他自認不得不“出鐵拳”,打斷某根眼中釘。

這當然并非烏布雷最初的用心。

實際上,跟諸多創企一樣,絲綢之路的起步簡單得很。它就是源于一位大學生的好奇心——烏布雷的好奇心。

這個相貌極為俊美的少年最終與家鄉德州的小日子作別,榮入賓州州立大學修習材料科學與工程。在此期間,他像其他年輕異類(尤其是某些科技界人士)一樣,成了《阿特拉斯聳聳肩》的作者艾茵·蘭德(Ayn Rand)的擁躉,并推崇自由主義哲學;他不再接受世界的本貌,而是從自己預設的角度來觀察世界;并且,他還像優步 CEO 卡蘭尼克和投資教父彼得·蒂爾一樣,把這句極富挑釁意味的話當成了自己的信條:

“問題不是誰會允準我,而是誰會阻止我。”

——艾茵·蘭德

互聯網陰暗前傳:暗網“絲綢之路”覆滅始末

她的話成了他的信條

在學校,在餐廳,在政治辯論俱樂部……年輕的烏布雷一直盯著美國政府對“合法”、“違法”的定義,并執拗于其中看似矛盾的地方。

他的推理方式還是學生氣十足,譬如:巨無霸能導致糖尿病和心臟病,可麥當勞不還是合法的嗎?汽車每年都會導致成千上萬起傷亡事故,可它們不還是能四處馳騁?還有,那每年都令千萬人喪命的香煙美酒,它們不也都是合法生意嗎。所以,那些僅供人消遣的藥丸兒怎么就見不得光了呢?

對烏布雷而言,這樣的區別對待其實是一種專斷。再說,管他什么快餐、酒精、煙草還是大麻呢,難道最終對身體負責的,不還是人自己嗎?藥物真正的問題,他推測說,在于劑量大小和交易透明度的高低不好把控。

就這樣,一個想法最終在他心里萌芽了:如果能有一個類似于 Yelp、對買家賣家進行分級的網站,那藥物交易不就能做到公平透明了嗎?而且還能降低因過量購買而致人死亡的風險,不是嗎?

延伸閱讀:

  • 0
  • 0
  • 收藏
赛车pk10稳赚大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