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>

知識付費平臺分化:未來是“京東”還是“淘寶”?

2017-05-18 11:37 來源:未知 編輯:管理員 人評論

A-A+

QQ截圖20170518113816.jpg

美國作家何偉在《尋路中國》中曾經說:在中國,一切都在快速地變化著,沒有幾個人敢自夸自己的知識夠用,人們隨時都會面臨新的情況,需要去琢磨透徹,來不及辨明方向。這也成了2016年知識付費元年興起的原因之一。

在這一年,倍受媒體關注的羅振宇、李笑來等知識大V賺得盆滿缽滿,媒體上的討論也是層出不窮,得到等相關的知識付費平臺也風起云涌,但是到了現在這個階段,平臺也開始了分化。什么樣的平臺會在知識付費的大潮中贏得最后呢?知識付費高潮還未到來還是接近了尾聲?

知識付費產業鏈簡析

知識付費這個產業鏈,表面上看起來就是平臺、作者、用戶。但實際上隨著產業的成熟,鏈條衍生越來越長和完善。包括作者、粉絲群、出版教育行業、微信微博、技術或服務平臺、傳統電商平臺等。

作者:這是知識付費內容的起源和根本,既包括吳軍、萬維鋼、吳曉波頻道、張德芬空間等頭部作者,也包括大量的垂直自分的中長尾的海量作者,還包括傳統媒體新媒體等機構等

粉絲群:這是知識付費內容的支撐,或者叫用戶群,這是知識付費的買單者,是收入的來源,是作者和相關平臺的核心支撐。

出版教育行業:出版教育行業與知識有先天的關聯性,從這個角度來看,它們切入知識付費這個領域是最契合的。包括在微信或得到等多個平臺上,由于知識付費的火爆,紙質書籍或課程的銷售,拉動了出版和教育行業相關的發展。

微信微博等大平臺:包括騰訊阿里在內的大平臺,旗下的產品也逐漸開始了付費的嘗試。微信官方主要是提供大的內容傳播與用戶沉淀平臺,但不參與具體的付費產品或者細節設計,只是大平臺和生態。但微博有相應的付費設計,目前還沒有大的爆發。

技術或服務性平臺:以得到小鵝通為代表的技術或服務解決平臺。得到解決的是篩選作者、推薦作者、包裝作者等內容篩選和服務的細節。而小鵝通提供的具體付費解決技術和服務解決方案。提供的是一個系統性的技術方案。這成了作者是否良性變現的重要環節。

電商平臺:包括微商、淘寶等電商平臺,為知識付費和作者的衍生價值提供了變現的通道。比如微信內的店鋪、羅輯思維天貓店。但是也出現了一些作者的內容,在某些平臺上被廉價二次轉手的現象。

其他環節:隨著知識付費鏈條產業成熟,包括線下活動等越來越多的環節會參與進來。之前有媒體估計整個知識付費預計在70億左右。但是僅僅是一個媒體出版行業就有上千億。

知識平臺的多元化

隨著整個行業的發展,提供知識付費的整個平臺也開始出現了分化,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微信等巨頭的天下。現在的平臺主要有三種:傳統社交或媒體等巨頭,如騰訊阿里,新興的服務平臺如得到,技術解決方案平臺小鵝通等。

傳統巨頭:

在知識付費熱潮下,以騰訊為代表的各家巨頭開始試水和參與。企鵝FM的付費音頻,騰訊企鵝智庫等,以后者為例,以前是做行業分析和數據報告的,現在也開始了授課和知識付費的板塊,不過這個雖然還不是主要業務,但是目前也開始了各個入口的大力推薦。企鵝智庫采用的是第三方小鵝通的技術解決方案。

企鵝智庫的口號是打造知識社群。通過深度報告付費查看、一張圖掌握微信商業趨勢等實用付費課程。還有與著名廣告公司陽獅合作的金牌營銷課。但從平臺目前顯示的數據來看,這塊目前剛開始試水。

大平臺的優勢在于用戶多,流量大,但相應的不足也很明顯,用戶的屬性不夠清晰,粘性也有待加強,另外就是沒有辦法像專門的知識付費平臺那樣機動靈活,內部需要協調的資源或者人員太多,不足以及時對整個知識付費市場靈活應對。不過隨著知識付費的推進,大平臺的各個板塊還有可能進行不同的嘗試和參與。

但在這點上,微博等小巨頭的轉型,由于產品特性等關系,轉型和嘗試相對較為成功,但依然不是知識付費的主場。

得到:

羅振宇的得到,在原有羅輯思維的基礎上升級,他的模式是聯合不同領域的知識大牛和專業大V,將知識整理組合提取。然后打包創造成服務賣給用戶。主要是通過文字、音頻的形式傳播,這種模式對于物理的空間要求較低,可以在多個場合閱讀,而音頻和視頻又可以滿足隨時的碎片化學習。

得到是找精英化的人,用相對通俗化的語言來詮釋和解讀,最后輸出給急需要知識充電、學習或者裝X的各種人。雖然羅振宇強調這些大V要做的是人生伴侶,但實際上依然是傳統精英的角色,人生導師和青年偶像。但是讓原本隔絕的精英階層相對接地氣,多了人味,說人話,更容易接近和“得到”。

延伸閱讀:

  • 0
  • 0
  • 收藏
赛车pk10稳赚大钱